“宁馨儿”黄欢-188bet滚球|188bet亚洲体育-官方网站

员工风采

“宁馨儿”黄欢

作者:戚龙     时间: 2018-06-27     点击:975次    分享到:

“何物老妪,生此宁馨儿。”俊朗的外表成了他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,但也因为如此让他的钢铁之路百端泥泞。在平常人眼里,粗壮颟顸,声如洪钟的汉子才能和钢铁劳作丝丝入扣,但在这里,他却用另一种方式挥洒着钢铁人的不屈和卓荦。回首七年探索,路虽短,可骨子里的韧劲却是益发的炳然彰著,刀斫不去,斧凿难成。

拜师

20116月,黄欢和同行13人接受重庆钢材质检所培训。起初他并不在培训人员范围内,对于这个比姑娘还有几分“姿色”的帅小伙来说,组织领导对他的“耐苦”能力存在质疑。然而科班优势最终让领导在权衡思虑之下,将他纳入外出学习队伍。

进入质检所第一件事就是拜师,带他的是伏居钢材物理性能数据研究有着16年经验的龚静老师。龚老师严苛寡言,一开始让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心里犯起了嘀咕。起初的半个月,他并没有接触丝毫设备,更别提单独操作,眼见一起学习的同事在实验台前措置裕如,井然有范,他憋不住了。

“龚师,啥时候我能上手?”

“你?得半个月。”

“咋?那我还是记笔记?”

“嗯”

老师的回答,让他颇为怀疑,一时间他觉得他是不是跟错了人,于是他厚着脸皮又多问了一句。

“刘师,边记边练能成不?”

“不行!”正在忙碌的师傅连眼皮都没抬。

半个月后,当同事从设备环节培训结束,他才刚刚接触试验台。庆幸的是在设备常规操作环节并没有耽搁太多时间,但在设备隐患排查中却足足又磨了一个月,这让他对这位试验室泰斗捎带些许情绪。

“老师,我认为这个环节没必要停留太久。”

“是这,如果没必要,你现在就可以走!”老师简单明了让他碰了一鼻子灰。

走?这太丢人了!搞不好回去还被笑话,当初报名本就阻碍重重,回去还不得坐实“耐看不耐劳”的虚名。他在心里暗自许誓,一定要学出个样。


抟炼

2012年春,黄欢便和13名同志投入汉钢性能实验室的建设中。在实验室内部设备布置上,带队领导让所有人员进行草图初拟,广集意见。后来图纸讨论中唯独他的图纸与众人格格不入,然而最终图纸获得意见首肯的却只有他一个。在同事的疑惑和不解声中他曾这样解释道:“草图初拟必须首先应该将预期危险源降至最低。”当他随口而出的时候,突然为自己曾经的那位老师略带一丝愧忸,同时又为能深受其教感到自豪。这个在别人眼中的“宁馨儿”第一次成了攻坚克难的主角。

在后期的基础数据建设中,他大胆改进记录台账,出台一系列设备点检制度,在时效运行中取得了“班组精益化管理”效果。然而最突出的却是性能数据“自索”式捡漏程序的诞生。

面对钢材成品的多样化,先前数据统筹全部靠人力检索,既增加了班组成员,又浪费了大量时间。工科班出身的他利用自身熟稔的编程技巧,和文档整集经验,经过3个月的反复验证,最终完成了“自索”式数据分析程序。1034/天的检验强度,由原来的4小时人员捡漏流程缩短至6分钟,大大提高了检验效率;人力投入由14人精简至8人。

2014年,汉钢实验室通过CNAS证书颁授,这意味着汉钢检验资质已经置身同行业先进水平,同时具有社会外来样品检验能力。

然而说起筹备却是异常的艰辛。三年之谋,始于平底之垒。因为突出的成绩,组织让黄欢负责人员资质取证培训,在缺乏专业讲授的情况下这个难题犹如泰山般悍然而来。

全员倒班制,不得不让他把被窝也搬到了实验室储物间。为了不让大家对轮番学习产生反感,他把时间制度化,在有效的时间里进行知识的大量灌输。4个月的倾身努力最终让全员通过了资质审评。后来在回忆中他曾说当困难降临,只有“韧性”才能杀出一条血路。

托难

2015年,黄欢已经从数据分析摇变成为了一名质量员,和当初的青涩相比,多了一份幽默和严谨。如果说曾经出众的外表令他举足泥泞,那么现在这张俏脸蛋对他来说无疑是锦上添花,这为他身处“质量员”工作有着极大的帮助,清秀的外表让他在交流中亲和力倍增,同时也让别人放松了警惕。

2015年夏,在四川绵阳的一座小镇上,黄欢正在处理一项因为数据性能不吻合造成的质量异议。第一天上门,一行人连乙方人都没见到,接连几天厂家一直以“拖”的方式致使质量处理进入停滞阶段。

在约莫6平米的房间里,一行4人进行了商榷。

“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。”同行李工有些焦急。

“这场异议处理不好,估计会波及周边地区。”黄欢忧虑道“是这,李工,明天你们直奔行政科,如果遇到敷衍和阻难你先拖住。我看北门有个小缺口,我从缺口进去直插办公室,你看怎么样。”

“听说北门有犬,你一个人能行吗?”

“有犬!咋晚上咱就吃狗肉。”黄欢揶揄道。

第二天一大早,他们便按计划进行。最终在办公楼二楼拐角办公室,他们见到了乙方主管领导。一致商量之后,大家同意对钢材重新鉴定,然而数据抗拉、屈服比对却存在较大差异。他将钢筋端口拿在手上端倪,在裂痕处却没有发现“禹龙”品牌的特殊标记,他径直走向库房,在查证后亲自用焊枪割下另一捆钢筋的前端,通过再一次拉伸试验,各项数据全部达标,厂家愕然。

事实清楚明了,一场危机就悄然隐匿于无形。曾经那个“耐看不耐劳”的“宁馨儿”终于用实际行动践行钢铁之路,那片曾经的泥泞也已经葱郁成林。(戚龙)

 

上一篇:张少飞:我的岗位不允许出现差错 下一篇:靖神铁路上的“安全卫士”